食色抖音

未分类

食色抖音

  

追寻自已心中的对象, 坚守自已质朴的状态, 分享自己真诚的情怀!在写生中感悟万物, 在旅途中发现自我!

  

绘画是最柔软的生活态度, 但却是最有力的方式, 这力量就是沉甸的内涵,直击人的心灵!

  

艺术不是一场秀,而是一场灵魂的洗礼. 生命的修行……!

  

  

  

冯 信 群 简 介

  

冯信群

  

东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

  

全国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

  

教育部设计学类专业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

  

全国建筑学学科专业指导委员会美术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

  

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艺术装饰专委会副会长,

  

中国建筑学会建筑美术专业委员会委员,

  

上海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秘书长

  

上海市室内装饰行业协会环境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理事,

  

庐山国际水彩艺术节组委会主任

  

SSDF中、韩、日设计论坛委员会副会长,

  

澳大利亚水彩画协会荣誉会员,

  

亚洲基础造型学会、

  

日本现代美术协会正会员。

  

出版著作与发表:

  

《新概念素描》、《冯信群水彩画集》、《住宅室内空间设计艺术》、《室内设计快速表现技法》、《空间无限》、《公共环境设施设计》、《设计表达》、《景观元素》、《融合》、《手绘埃及?尼泊尔》、《川殇画记》、《大美》、《建筑水彩画艺术》、《人物水彩画艺术》、《水色游历》、《创意空间》、《水彩技法与表现》、《形象.心像》、《景物.境悟》等专著近20部。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40余篇, 主持策划学术活动与作品入选国内外艺术展览80多项,媒体专栏介绍30余次。

  

  

土尔其国际水彩节现场人物写生演示

  

  

自我心像的实现

  

读冯信群水彩人物画

  

文/孔孔

  

2019年岁首,冯信群的最新画集《形象?心像》出版在即。这本集合了冯信群游走于世界各地写生创作的水彩人物,展现了其在水彩人物创作与探索的心路历程。书名《形象?心像》既是冯信群多年来水彩人物创作的目标,也是对其人物画的精准概括。

  

  

▲《多瑙河畔葡萄酒庄的晚餐》尺寸:31c×23cm

  

  

▲《普罗门信徒》尺寸:76×56cm

  

  

冯信群自幼生长于浙江富春江畔的桐庐和南宋古都临安,求学于无锡,至今定居上海已有30余年。已入知天命的他,有着水彩艺术家和东华大学服装与设计学院副院长的双重身份。然而,他却坚持称自己只是一位水彩艺术公共宣传与大众普及工作的践行者。或许正是这种谦逊而笃定的态度,造就了他现如今水彩事业上的发展。教学、画画、组织水彩相关展览活动,它们共同构成了冯信群的生活常态,而这三者无一不与水彩有关。

  

  

▲《披红纱丽的尼泊尔妇女》尺寸:25×25cm

  

  

▲《流浪者与他的伙伴》尺寸:25cm×25cm

  

  

自2000年起,冯信群便开始在自己的环艺建筑专业教学工作中不断寻找与水彩的共通点,并在一些研究生课程中融入水彩艺术的技法和主题创作研究。也正是这一年,冯信群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画集——《冯信群水彩画集》。他将这一年称之为自己水彩生活真正开始的一年。然而,早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冯信群就在大学教授、著名水彩画家徐坚教授的引导下开始了水彩画的学习。也正是在徐坚教授的引导下,从对水彩画的不熟悉到熟悉,从不了解到喜欢并热爱,冯信群在水彩中找到了自己艺术表达的支点,甚至绘画至今的意义。

  

  

▲《沉思的画家》尺寸:35×44cm

  

  

▲《巴德冈老汉NO.1》尺寸:56×76cm

  

  

在冯信群30余年的水彩创作生涯中,写生是其早期训练自己造型能力的重要手段,而今,写生则是他重要的创作方式。冯信群常说,在旅途中追寻物象,在写生中发现自我。秉持着这份“追寻”与“发现”,多年的水彩写生创作中,无论风景、人物,冯信群始终以一个他者的目光和心情,以带有叙述性的创作手法观察和品味旅行中的景与人。

  

  

▲《巴德冈老汉NO.2》尺寸:56×76cm

  

  

▲《巴基斯坦民工》尺寸:56×76cm

  

  

对大多艺术家来说,写生是一种手段,创作则更像一种需要。当写生与创作结合,构成新的艺术活动,它便是一种极富个人化和创造性的行为,即用自己独特的语言方式进行艺术表达,形成独特的个人风格。对冯信群来说,写生不只是对所见对象进行客观的描画,更是对展现其背后有意味的形式的不懈追求。

  

  

▲《补鞋匠》尺寸:56×76cm

  

  

▲《车厢内的瞌睡者》尺寸:56×76cm

  

  

相比风景,人物画更能表现人的精神世界,反映艺术家的思想情感。在水彩界,人物画历来被认为是最难驾驭的题材,其表现难度和严谨度甚至被誉为“刀剑上的舞蹈”。它对创作者的基本造型能力有极高要求,素描、速写的基本功底是否扎实,对人体骨骼结构是否有足够了解。然而,做到这些仅仅是对人物造型基本能力的实现。

  

  

▲《村长模样的人》尺寸:56×76cm

  

  

▲《教堂外静坐的老人》尺寸:56×76cm

  

  

早年下乡,农田、工地里的写生训练,加上高中时期热爱油画,西方绘画的造型训练让冯信群更加注重人物形体雕塑般的准确性。从小耳濡目染东方传统绘画,又让他将表达的重心集中在情感的传达和意境的营造上。当充满学院派的、扎实的人物造型与充满东方意味、对意境的追求相结合,冯信群的人物绘画,无疑为中国水彩人物画创作打开了一个新的向度。食色抖音

  

  

▲《街头的萨克斯》尺寸:56×76cm

  

  

▲《节日》尺寸:56×76cm

  

  

初看冯信群的人物写生创作,就有一种触手可及的感染力。绚烂而丰富的画面色彩、坚实饱满的人物造型,视线所及之处无不充满生命的活力。他可以轻易的让观者在第一时间感受画中人物的情绪,勾起观者对其背后故事的关注。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冯信群对描绘对象细致入微的观察。他不仅观察,更与所画之人认识、交谈,留意他们在交谈中的每一个细微神情和造型体态的变化。

  

  

▲《摩梭小伙》尺寸:56×76cm

  

  

▲《墙垣边坐着的印度老汉 》尺寸:56×76cm

  

  

为了展现画中人物微妙又复杂的内心情感,冯信群主动去熟悉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故事,体验他们来自生活的乐趣。在写生的同时,他不断加入大量个人创作的成分,在画面中强化自己的感受和认知,力图让观众同自己一样,在画中体验来自时间和空间的情景交融,以此达到观者与自己、与画中人物共情的效果。

  

  

▲《眺望窗外的女子》尺寸:56×76cm

  

  

▲《同伴》尺寸:56×76cm

  

  

巴尔蒂斯说:“物象的背后,还有另外一种东西,一种眼睛所不能看见的,但可以用精神去感觉到的真实的存在。”冯信群描绘的就是这种真实的存在。

  

  

▲《修行者》尺寸:56×76cm

  

  

▲《正月的阳光》尺寸:56×76cm

  

  

冯信群笔下的人物是真实的,更是惊艳的、活色生香的。他扎实的造型能力和对水彩语言的驾轻就熟,总能让画中人物的形象与色彩晕染相互交融,营造恰到好处的美感。他以速写的方式用铅笔打底稿,整体造型饱满且清晰,再以丰富的水彩颜色覆盖其上。速写因其迅捷的创作过程本身就闪耀着跃动的生命力,具有极强的创造性和生动性。当深深浅浅的色彩在画面层层展开、交叠,稚拙朴素的铅笔绘稿隐隐透出,一切显得轻松而随性,真挚且自然。

  

  

▲《紫红色头发的女郎》尺寸:56×76cm

  

  

▲《班地布尔老汉》尺寸:45×62cm

  

  

作画的痕迹要让观众看到,这是冯信群所钟情的“现场感”。在冯信群看来,艺术从来不是神秘的事情,观众有权力了解有关创作的一切。也因此,冯信群会很认真的为自己的每幅作品起名字,甚至配上一段文字。这些名字和文字既是作品本身的注脚,也为作品增添了一笔联想的色彩。从2000年初出版第一本水彩画集至今,冯信群始终保持着这一习惯。冯信群说,对观众来说,作品本身的美是一部分,由作品名字产生的联想及聆听作品背后的故事同样是一种美妙的体验。

  

  

▲《背小孩的藏族少妇》尺寸:19×26cm

  

  

▲《跳蚤市场的女摊主》尺寸:19×26cm

  

  

多年的水彩创作生涯,冯信群不断更新自己对外部世界的认知,让自己的创作始终保持开放性和探索性。每一次的写生作品,都承载了他赋予的新的、当下的、个人的体验与感知。这些“个人成分”不仅体现在描绘对象的选取、画面的布局、色调与气氛的营造,其带有创造意味的水彩表现语言才是他有别于其他艺术家的最大特色。

  

  

▲《撑拐扙的印度男子》尺寸:49×61cm

  

  

▲《戴黑色羊绒帽的维族老汉》尺寸:24×32cm

  

  

《戴黑色羊绒帽的维族老汉》选取了老汉胸部以上部分进行表现。描绘精细的黑色羊绒帽与大笔刷出的、概括性极强的黑色大衣占去了画面的大半部,首先在物象质感的对比和画面构成上给观者以视觉上的冲击。画面中心是老汉历经沧桑,坚毅而笃定的目光。明晰的脸部结构和光影变化被层层交叠的色块精准覆盖,传达出富于画味的艺术感染力。此画尤为精彩之处在于,为凸显老汉羊绒帽的质感,冯信群充分利用水彩中的点水技法,刻意留下斑斑水渍,水滴在画面中星星点点自然散开的肌理既凸显了羊绒帽的质感又丰富了画面细节,耐人寻味。水彩语言独特的自由性和丰富性也由此彰显。

  

  

▲《父女俩》尺寸:64×89cm

  

  

▲《高原的时尚男青年》尺寸:23×31cm

  

  

熟悉水彩的人都知道,当带有一定含水量的一抹颜色在纸面晕开的同时,边缘会留下非常明显的如线条勾勒的深色痕迹。很多水彩艺术家在描绘时喜爱层层晕染淡化这条痕迹,冯信群却反其道行之,不仅不回避这些深色的边缘痕迹,更将其作为自己人物画创作的重要元素。

  

在冯信群的水彩人物画中,这类边缘线被大量运用,它们或成为勾勒人物形象的轮廓线,或凸显光影效果的块面,或以其富于变化的特殊肌理效果成为丰富视觉与张力的重要元素。它们同那些看起来稚拙且朴素的铅笔线稿一样,拥有不可思议的自由度和感染力,并由此构建一种全新的水彩视觉体验,令观者思索绵长,久久回味。

  

在色彩语言的调度上,冯信群显得尤其出色。大量高饱和度、富于情绪化的色块,配合高度概括的形状和稳定的轮廓线条,强烈的光感与色感、质地与层次,在洗练中见细致,于单纯中现复杂。《修行者》中,高饱和度的宝石蓝色覆盖下,色彩与纸面形成的密集点痕构成了美妙的“纸韵”,与人物衣袍上块面感极强的金黄色相互映照,既丰富了画面的细节与层次,又拓展了艺术家意象表达的空间,显得庄严而肃穆。

  

  

▲《看报的老人》尺寸:23×31cm

  

  

▲《扛货的老人》尺寸:23×31cm

  

  

水彩的用色上,冯信群有自己独到的认识。在他看来,西方色彩观与中国色彩观有本质上的不同。西方色彩对艺术家来说更多是一种再现客观现实的手段,而中国的色彩观是具有哲学意识的,即将色彩作为哲学意义上的宇宙秩序使用,赋予色彩以广泛的象征意义。表现在画面里,即色彩是服务于艺术家的心理逻辑和意象表达。它们早已超越物象本身的局限,以艺术家强烈的主观意识给观者以崭新的视觉感官体验。

  

  

▲《三个穿黑纱丽的妇女》尺寸:60×88cm

  

  

中国的艺术精神自古以来遵从从写实到传神,再到造境的创作方式,冯信群秉持并延续了这一创作方式。在尊重真实表达对象的基础上,通过大量主观因素的融入,实现由人物写生到传神的目的,并通过画面色彩的调度和情境的烘托,为画中人物“造境”,再通过造景反过来凸显人物复杂的情感,勾画画中人物的“心像”,与此同时,达到艺术家自我心像的实现。